pc蛋蛋刷蛋原版算法|pc蛋蛋怎么玩稳赢
他用130只狗打開中國器官移植大門
分享到:

  大醫精誠 從醫而終

  他用130只狗打開中國器官移植大門

  裘法祖、夏穗生、吳在德等建立腹部外科實驗室(資料圖片)

  在我國,每年有超過兩萬名患者因為各類疾病接受器官移植手術。

  從出生僅4個月的嬰兒,到古稀之年的老者;從單獨的腎臟移植到多器官聯合移植,

  目前,我國已實現包括心、肺、肝、腎、胰腺、小腸在內的胸、腹腔臟器移植。

  2018年,中國器官移植數量躍居世界第二位。

  被譽為“醫學之巔”的器官移植,在我國如何一步步從實驗走向臨床應用?

  這一切,都離不開夏穗生教授。

  他翻譯了第一篇國外介紹移植的論文,

  建立了我國第一個器官移植研究所,

  實施亞洲第一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手術,

  培養中國器官移植第一批研究生……

  他開創的事業為人類帶來的福祉將延及此后的無數代人。

  年少業成

  一次“失敗”的動物實驗

  邁出中國器官移植的第一步

  1924年,夏穗生出生在浙江余姚一個殷實之家。

  1949年,他從同濟大學醫學院畢業,成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醫生。確定研究方向時,他義無反顧選擇了外科。“那時,外科在我國剛剛起步,有許多工作需要去做。”

  1955年,國際上首先實施狗的同種異位肝臟移植實驗。在那個信息閉塞的年代,這一醫療界的新聞并未廣泛傳播。

  1957年,33歲的夏穗生因發表中國第一篇關于肝切除的文章而嶄露頭角。

  1958年9月10日,夏穗生將一只狗的肝臟移植到另一只狗的右下腹,術后,這只移植了肝臟的狗存活了10個小時。這是國內對于肝臟移植的一次實驗性探索,與國際醫學發展不謀而合。

  1963年3月1日,美國外科專家,也是肝臟移植的創始人Starzl連做了3例狗的肝移植,最長的存活7天半。

  1964年《國外醫學動態》第10期,夏穗生第一次把這一動態報告給我國醫學界,這也是我國首次對器官移植的報告。

  1965年,夏穗生和他的老師——我國普外學科創始人裘法祖一起,創建了腹部外科實驗室──器官移植研究所的雛型。

  1972年,夏穗生出任同濟醫院腹部外科研究所副主任。已年近半百的他,從重癥肝病病人的眼神里,感受到強烈的求生渴望。“肝臟疾病一旦到了終末期,肝移植就是患者唯一的希望,器官移植事業亟待啟幕。”

  “讓我國醫學立于世界醫學之林,必須開展器官移植,這是祖國的召喚、患者的囑托。”夏穗生說,“一種渴望進行肝移植的執念漸行漸近。”

  “既然沒有國外的經驗可以借鑒,我們就自己摸索著做。”夏穗生篤定決心。

  潛心研究

  埋頭手術室4年多

  130次實驗奠定器官移植基礎

  在同濟醫院檔案館里,一張發黃的手術照片定格著那段塵封的歷史。

  一幢古舊的兩層小樓,刻錄著夏穗生和同事們最艱苦的5年時光。看似平淡無奇的實驗室,注定驚心動魄。一個直徑約70厘米的小型消毒鍋,是實驗室里最先進的“家當”。這個靠一盞煤油汽燈點火、不停往打氣口打氣才能升溫的設備,僅術前消毒就需要耗費一天的時間。

  1973年9月5日,第一只狗的異體原位肝移植實驗進行。

  供肝組取肝、受體組切肝并實施肝移植,一個看起來原理非常簡單的手術,卻潛藏著重重危機。血管吻合的順序、凝血機制的建立、術后排異的規避……一系列問題都是未知。

  第一次實驗失敗了,第二次也失敗了,第三次還是失敗。

  夏穗生把實驗狗的肝臟切下來后,創面血流如注,他只能用細絲線逐個點去結扎。每次手術下來,僅打結就有400個,才能將出血點止住,這大大增加了手術時間和風險。

  經過一段時間的實驗研究,夏穗生發現出血的原因有兩個,一是供肝失活或功能極度不良;二是受體肝被切除后,無肝期凝血機制紊亂。晝夜攻關,他發現在常溫下肝耐受缺血時間極短,但如果將缺血的肝迅速以4℃的保存液灌洗降溫,就可以延長存活時間,達到4小時左右。

  問題發現了,可購買昂貴的保存液又成了難題。

  “自己做!”這難不倒夏穗生。參照國外的保存液成分,夏穗生自制溶液,成功延長了缺血肝的存活時間。

  由于當時沒有有效的免疫抑制劑,肝移植后的狗往往只能存活幾十個小時。“這樣的移植對延長生命失去意義!”夏穗生帶領移植小組與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合作,最終發現從馬身上提取的抗淋巴細胞球蛋白可以更好地控制排斥反應。

  歷經4年多時間,開展98次分解手術、實施130次狗的異體原位肝移植術,異體腎移植20余次,謎團終于被一一揭開。

  經過多番改進,肝移植手術核心模式終于被確定下來。這是中國人第一次自主掌握哺乳動物大器官移植的完整手術。

  屢創紀錄

  至今仍保持多項全國紀錄

  從肝移植發展到多器官移植

  1976年,夏穗生的《130例狗原位肝移植動物實驗與臨床應用》在《中華外科雜志》發表,由此在中國外科學界掀起了一場關于器官移植的轟動效應。

  1977年,上海瑞金醫院派了一個班子到同濟來學習肝移植技術,夏穗生和他的助手毫無保留地將關鍵性技術教授出去,隨后不久就傳來了上海施行國內第一例肝移植手術的消息,病人術后存活了4個半月。

  兩個月之后,同濟醫院也開始了肝移植手術,并且連續進行了3例,一例比一例效果好。此后16年中,夏穗生和他主持的研究室保持著肝移植的兩項全國紀錄:例數最多——14例,存活時間最長——264天。

  1980年,夏穗生建立了國內第一個器官移植研究所,有了獨立的病房、護士和器官移植的專業醫生,器官移植研究和臨床在國內正式開始走上正軌。

  之后,夏穗生將視野放寬到了其他各種器官的移植上,不斷創下新的紀錄——1982年,他開始胰腺移植研究,并于1984年在國內首次成功進行胰腺移植。

  1989年,在國內首先施行親屬活體脾移植,成功治療血友病。

  1992年,亞洲首例腹部多器官移植成功,至今仍保持著存活時間最長的亞洲紀錄。

  除了大臟器之外,夏穗生和同仁們還開展了甲狀旁腺、腎上腺、胰島、骨髓、胸腺、胰臟聯合、脾細胞、肝細胞以及心臟共14種器官的移植,武漢也由此成為中國器官移植學的中心。

  甘為人梯

  不育人的醫生不是好導師

  首批器官移植碩士都是他學生

  正當醫學界為夏穗生屢創移植紀錄而驚嘆時,他卻悄然“轉身”,轉而培養器官移植事業“接班人”。

  多年來,他培養了博士后1人、博士生44人、碩士24人。他培養了中國器官移植領域第一批研究生。

  “讓年輕人站在前臺,我的任務是搬梯子。”夏穗生親自指導并參加的研究生課題通過成果鑒定的有9項,其中8項是以研究生為第一作者的,4項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的課題全是由研究生擔任課題負責人。

  這樣的氣魄和胸懷,無論在哪個學術領域,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都是少見的。

  為褒揚夏穗生教授教書育人的業績,2000年,華中科技大學特授予他“伯樂獎”。

  2011年,夏穗生凝聚自己畢生科研和臨床經驗,主編《中華器官移植醫學》專著出版。我國著名器官移植專家、原國家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教授在書序中評價:“夏穗生教授是我國器官移植事業的開創者,他從醫70年的奮斗史也是我國器官移植事業發展的生動寫照。作為我國器官移植的奠基者,他鞠躬盡瘁,參與、推動和見證了我國器官移植發展至今的全過程。”

  而不為眾人所知的是,出版社先后3次派人赴武漢,說服他將書名改為《夏穗生器官移植學》,他都不肯同意,只是默默地重復述說著,“后來的人會比我做得更好。”

  2013年,為使更多的患者能從器官移植中獲益,近90歲的高齡,他在遺體(器官)捐獻志愿書上簽字。“要別人捐獻遺體器官,自己不做出榜樣,只講空話,不做實事,不行。”

  夏老做了一輩子移植,而到了最后,他把中國的器官移植事業,看得比自己還重。

  記者王愷凝 武葉 通訊員童萱

  綜合《深圳晚報》《新京報》《湖北日報》報道

pc蛋蛋刷蛋原版算法 名仕国际平台登陆 时时彩后三直选复式技巧 75秒时时彩彩票路线 玩转彩票之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10安卓软件 二八杠技巧口诀 重庆时彩时彩结果 pc28怎么卡红详细方法 极速时时开奖一样吗 北京pk10冠军走势图